假菠萝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回首李荣融7年国资委之路

时间:2022-04-25 来源网站:假菠萝财经网

回首李荣融7年国资委之路

回首李荣融7年国资委之路 更新时间:2010-9-8 7:05:13   7年前的3月24日,在位于北京西便门的国资委大楼内,李荣融被宣布为国资委第一责任人。又是一个24日,又在同样的大楼内,中组部正式宣布了国资委主任一职的更迭。

直到本周一,国资委网站的主页上才正式撤下了李荣融的简历,并刊登了一篇李荣融卸任时的讲话。当时,李荣融动情地说:“此时此刻的心情,我更多的是感激。”

李荣融在国资委度过的7年零5个月,是国有资产监管制度框架“开荒期”。最近几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到国资委采访,还能感受到曾同李荣融一起“开荒”的职工们对他的依依不舍。

既然是“开荒”,或许就难免有遗憾和不足:比如,中央企业“大而不强”的痼疾还未解决;又比如,国资委本身或许还不能算一个干净的“出资人”等。

李荣融在6月24日召开的中央企业科技工作会议上也曾表示:“中央企业近几年进步很大,但主要依赖于我国经济的高增长。与跨国公司相比,中央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还不强,自主创新能力仍有很大差距。尽管有中石油这样全球市值第一的企业,但却找不出一个全球叫得响的品牌。”

然而,作为“开拓者”,李荣融为今后的国有企业改革铺垫好了路基。

企业与政府

国资委刚成立之初,各界对于设立这个新的国务院特设机构还有诸多不解。国有企业能否搞好,当时很多人心里没底。

刚走过“三年脱困”的国有企业,其状况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是按照以往 “九龙治水”、“五龙治水”式的保留政府对企业的“婆婆”式的绝对控制,还是将国有资产进一步私有化、全盘托付给市场,仿效东欧?

不管采取哪一种思路,绝对不能忘记的是,中国的宪法明确规定,“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要在这一基本原则下盘活国有企业,实现保值增值。李荣融肩上的担子不轻。

李荣融不止一次地回忆说:“总理对我有两句话——你的工作极具探索性、极具挑战性,我自己加上了极具风险性。”

既干过企业、又坐过“衙门”的李荣融常常说,国企改革难在哪里?婆婆太多,谁都说话,银行还好对付,政府的人不好对付。

还在担任无锡油泵油嘴厂厂长时的李荣融,就曾经为一个项目跑坏了三双鞋。对于当时的中国国有企业负责人来说,为了获得审批,狗洞你也要钻,钻完了你还要说很舒服,你抱怨就算白钻了。

转任国资委后,有着强烈企业情结的李荣融,用一句贴心话就征服了国有企业的心:“那个小媳妇的日子我过够了,我绝不会让你们受二遍苦。”

7年多的国资监管探索,无论是健全央企法律监管,还是调整央企薪酬机制,抑或推动央企海外招聘的人事改革,重新规范政府和企业的关系一直是国资委国资监管制度建设的核心。

数年探索后,李荣融也多次总结说:“国企搞不好,责任不在企业在政府。管理是为了少管、不管,如果要审批的事情越来越多,说明我们管出毛病来了。”

“伙计”与“老板”

国资委成立之初,有196家中央企业。外界开玩笑说,这也是196个雄踞一方的诸侯。国资委和央企的关系究竟该如何处理?

“总理说,你不能当婆婆加老板。我的理解就是,要我当一个好老板,不要当一个好婆婆。”这段被广泛流传的李荣融“语录”,解释了李荣融心目中国资委的定位。

媒体讲述较多的一个故事是:为探索国资监管的道路,李荣融“取经”淡马锡。但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当时李荣融拜访淡马锡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淡马锡手下的企业无一亏损。

媒体总提到,李荣融有一个淡马锡梦;也有学者经常讨论,比照淡马锡,国资改革的目标是“两层架构”还是“三层架构”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但该人士对记者说,李荣融看得更为务实,只是四个字,先求发展。

也有人说,央企是强了,但中国的国资改革似乎出现了停滞,近几年的发展也似乎回避了国有产权改革。但是,央企70%的优质资产都已注入上市公司,从这个角度看,产权多元化改革可能有新解。

在国资委成立之前,对国有企业能否盈利,很多人都持怀疑态度。但李荣融的看法是,企业经营不分所有制,他为央企再次树立起了利润的概念。

央企赚钱了,央企负责人的薪酬一度成为舆论争议的话题。2008年奥运会前夕的新闻发布会上,李荣融给媒体算了一笔账:中央企业每年增加的利润是1500亿元;央企负责人,包括正职、副职,加在一起大概1500多人,总薪酬每年增长约4500万元,也就是说,国资委平均每年多支出4500万元薪酬,换来了每年增加1500亿元利润。

在薪酬上,李荣融的思路是“开前门、堵后门、清旁门”。市场经济下,薪酬不提高,央企请不到得力的人,上世纪90年代国有企业人才大量流失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后门则一定要堵、旁门一定要清,特别是近两年,国资委多次勘察央企负责人的职务消费。

赚钱的同时,部分央企负责人个人意识也在渐渐膨胀。“今天在场上就要进球,你在那里晃来晃去,不在状态就下场。”李荣融这句话,说到做到,以至于每年年中央企老总们对上年的考核成绩单都无比期盼。

当然,也有“伙计”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误。2008年,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总经理、董事长陈同海被“双开”。此后,不止一次的大会讲话上,李荣融都会强调,国资委对社会能公开的全部公开,要做到对央企的阳光监督,因为社会舆论的监督最有效,否则有的央企出手很大方,但经营不佳,类似陈同海的事件将再次出现。

在这些“伙计”们眼中,李荣融身上有种上海人的精明与细致,似乎没有什么能瞒得过他。到央企考察,他可以从车间工具箱的摆放规整程度看出职工工作水平;到日本访问,他能从店家端上的事先冷却的啤酒杯联想到中日企业之间的服务质量差距。

最让人佩服的,还有他对市场的敏锐判断。早在2008年危机到来之前半年,中国经济还沉浸在最后的疯狂中,但李荣融就要求央企 “捂好钱袋子”,开始“熬冬”。2009年,危机发生后,仅当年上半年央企利润下滑就超千亿,由于回暖基础未牢,李荣融的要求是,央企在下半年继续变“熬冬”为“冬训”,继续为后期发展“蓄能”;2010年,央企经营出现转机,但此时的李荣融又提醒它们不要盲目扩张,赚“辛苦钱可靠”。

一位央企负责人曾私下对记者表示,大家对李荣融的尊敬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每年,李荣融开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诸家央企巨头都在主席台下“恭敬聆听”,因为“老板”的报告全是“干货”。有人甚至说,听他的报告,厕所都舍不得上。但李荣融曾经也提过,为了让大家听得精彩,他台上讲1个小时,台下起码要准备10个小时。

“教练”与“世界杯”

也许是从小就酷爱足球、因家境贫寒靠踢球获得的助学金才得以完成中学和大学学业的缘故,李荣融对体育的爱好延续至今,并经常使用体育术语表达他的观点。李荣融多次强调,央企要踢“世界杯”。

作为少数几个同时拥有巨大生产能力和消费能力的国家,中国市场成为发达国家企业竞相争夺的目标,它们甚至愿意牺牲短期利益以换取市场。竞争对手都打到了家门口,央企“国足”或许会在家门口先踢一场“热身赛”。

李荣融在今年年初参加中粮的一个发布会上也承认:“央企再要上一个台阶不容易。”或许因此,李荣融在2010年喊出“做强主业”的口号,同时明令控制“盲目扩张”。

做强主业靠什么?李荣融给出的方法还是依靠制度。2009年,国资委连续出齐了董事会制度的文件,也规范了独立董事的派驻制度,李荣融的目标就是要在央企建立集体决策制度。

目前推行董事会试点的企业中,董事出席率达到97%~99%。这是一个很多上市公司都不能达到的出席率。李荣融的秘诀说来也很简单,就是开董事会会议之前确定好各董事都空闲的时间。

就在将要离任的最后一年,李荣融还带领国资委推进了央企的另一项改革——经济增加值考核。央企普遍存在的问题是,企业收入大但利润过小,即资本使用效率不高。经济增加值要让央企真正考虑到资金成本。

尽管这项改革异常艰难,但记者了解到,已经取得初步成效。在经济增加值考核要求下,部分央企下属的二级企业已经不愿意再将多余资金留在手里,因为成本太高了。

或许还有一对“关系”,李荣融在任内还暂时没有解决,即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关系。

早在李荣融担任国家经委主任时就提出,技改补贴,国有企业有,民企也一定要有。但处在国资委主任的位子上,可能任何人都不免处于“国进民退”等舆论的风口浪尖。

2008年,世界500强座谈会在杭州召开。李荣融对民营企业家们说,国企搞不好,是因为政府管得太多;民营企业没搞好,是因为政府服务不够。他对“国进民退”的舆论也回应说:“中国现在并没有出现国进民退的现象。这是因为国企、民企都在竞争中共同发展,而不是说有我没有你,有你没有我。”

在李荣融卸任之前,他推动了16家央企电动车产业联盟的创立,因为这条路太难,需要央企抱团前进。记者发现,无论是电池还是充电器,在每家联盟成员背后,确实都还有一群民营企业的身影。

欧易okex苹果手机ios软件下载

欧易okex安卓手机app下载

欧易OKX官方App下载